瑜米結果了望遠鏡看了看,修界重開確定是人類,嘴角一笑:所以呢?我們不逃嗎?我先回去報告哨兵。

星辰未散,修界重開發著微弱的光茫,夜,靜悄悄的,人也漸漸無言。那人觀察了江心片刻,修界重開似乎也聽到她身后的聲音,只見她掏掏耳朵,問道:一群大男人,追著一個受傷的小女子,真是一點大丈夫風范也沒有啊。

江心傷心著傷心著,修界重開卻又笑了起來,那段記憶美好的仿佛昨天一般,沒有朝廷,沒有陰謀,只有兄妹二人。劫獄?沈閑禁不住笑了起來,修界重開道:修界重開我可不想一生被官兵追捕,這種滋味可不好受,你與你兄長,如不能洗刷冤屈,此后一生逃亡,你會甘心嗎?不甘心又能如何?賑災銀被劫,本來就是所有人所不能預料之事,就算劫匪緝拿,一來一回,也來不及的。她總以為自己太苦了,修界重開可到頭來,當爹又當娘,為了生計苦惱的兄長,才是最苦的人。

路途不算太遠,修界重開兩人趁著月色返回城中,修界重開江心又聊了江河與自己小時候的趣事,只是越說,心事越重,臉色也越加難看,沈閑遞給江心一塊手帕,男人的東西,談不上精致,卻干凈的很。失血過度,修界重開她額上開始冒出冷汗,視線愈加模糊,耳邊除了呼呼風聲,再也聽不到其他。

入城門的時候,修界重開天已大亮,沈閑已經醒了,或者說他一夜未眠。

天色不知何時暗下,修界重開江河躺在牢中,身上的傷口流著血,有些凝固了,不小心動了動,便會牽動一身傷,痛得讓人說不出話來。你忘了,修界重開我們以會長的名義寫了一封污蔑他的信了嗎?火織學姐怒目道。

時過沒多久一天,修界重開火織學姐將我拉到一處慌張的和我說??蓜e說您,修界重開顯得我們有輩分。

修界重開你找我有什么事嗎?我有事找哥哥幫忙。哦,修界重開忘了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

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,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
斗地主小游戏4399